999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不朽道魂 > 第1697章 此时如故

第1697章 此时如故

 热门推荐:
  玉凌终于还是道出了这个最大的秘密。

  除了尘若早已知晓外,他不知道其他几人会是怎样的情绪和反应。

  不过,他已设想过诸多可能,也已做好了相应的觉悟。

  所以,短暂的寂静后,他首先看向了玉清玄的眼睛。

  很奇怪的,他发现玉清玄和云梦蝶在转瞬的惊讶和怔然后,迅速地对视了一眼,除此之外,并没有太过强烈的情绪波动。

  不过一旁的北苒,却是惊愕地瞪圆了眼睛,一副“你在说啥”的样子。

  紫尘若没有多说,只是默默地握紧了玉凌的手,似乎在传递着她的温暖与支持。

  “果然如此吗……”

  玉清玄低声喃喃,眉宇间现出几分恍然。

  “你们……早就有所察觉了?”玉凌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  “因为,你本就没有刻意隐瞒我们。”

  玉清玄的目光扫过那盘“糖醋里脊”,温和地落在了玉凌身上:“有太多太多细节了,西联的商品,那些奇特的词语和理念,包括尘若做的这些菜……都是迥异于这个世界的。”

  “但在今天之前,我只是疑惑,却未曾有过这样大胆的猜测。”

  “直到道灵灵皇透露出,你是他们前往那个新世界的希望,我才想到,你必然和那里是有某种关联的,否则他们没道理独独对你寄予厚望。”

  玉凌唯有默然,心头莫名地触动了一下。

  所以,明明他们早就有了猜想,却还克制着、忍耐着,而不愿意看着他为难……

  他又看了一眼安静不语的云梦蝶,很显然,关于这些事情,她应该提早就和玉清玄有过谈论了,所以两人都没有太多的震惊。

  反倒是北苒急得欲言又止、止言又欲,几次想插话但是又生生地憋住了。

  “那么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我听你爷爷说过一些事情,是十二岁那一年发生的变故吗?”玉清玄问道。

  “是。”玉凌沉默了几秒,似是在斟酌语言。

  他本来想问,不管我如何解释,你们都会相信我吗?而不会怀疑是我杀了你们的孩子,从而夺舍了这具身体?

  毕竟道灵灵皇一张口就说他是天生的不朽者,这很容易让人产生许多不妙的联想。

  但这些话语在脑海中盘旋了一圈后,终究还是在玉清玄两人的目光下消散了。

  有些问题,无须出口,便已知晓了答案。

  他们,都在耐心地等待着他,没有任何一句多余的质问或催促。

  这让他忽然觉得,自己之前的担忧与多疑显得如此的可笑,这困扰着他多年的心结其实轻而易举便可以烟消云散。

  “我来自于那个宇宙的某一颗星球上,那里没有灵气与修行者,发展的是科技,类似于栗炎族那个样子。人们都在那颗星球上生存,能观测到的星空内,没有其他有生命的星辰。”

  玉凌回忆着道:“那一年,道灵老祖洞开道门,打破了两个世界的隔阂,让他看见了对面那个完整的大宇宙,这就是一切的开端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他具体做了些什么,那时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面对着一场必死无疑的怪异实验。”

  “现在我有些怀疑道灵老祖与这个实验有关,也许他虽然降临到了我所在的星球上,但并无法发挥出任何修为,毕竟世界的规则全然不同,不过也不至于让他修为全失。”

  “然后,在他的操纵之下,我的灵魂陷入到了化道的状态中,并且穿越了道门,带着道瓶来到了这个世界。当我醒来之后,我并不知道这一场穿越的内幕,只是忙于逃避追杀,可能也由此忽略了一些细节。”

  “道灵灵皇也并不知道全部的真相,我并非什么天生的不朽者,只是道灵老祖的一个尝试而已。”

  “但当我来到这里时,因为那场实验,或者是什么别的缘故,已经有一缕魂魄抵达了不朽的层次,并被道灵老祖用衍魄稳定了神性,以防我再次陷入化道之中,所以道灵灵皇才会有如此误会吧。”

  虽然还有一些细节不太清楚,但当年的真相基本已水落石出了。

  就是这样一件很简单的事情,却是玉凌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探寻的。

  当年在通圣桥上得知了自己的命运时,他几乎陷入了窒息一般的绝望之中。

  但他却不能自此崩溃,至少也要走到道灵老祖的面前,去见一见,这位一直以来居于幕后的操纵者。

  只要晋入不朽,没有人可以再操纵他的命运。

  他唯一需要衡量的,就是所要付出的代价是否值得。

  “我要说的,就是这些了。”玉凌话音落下后,北苒已经听得呆滞了,庞大的信息量让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只是不知所措地望着玉凌。

  纵然是紫尘若,也是第一次听到玉凌从头到尾完整的叙述,她眸中的忧虑更深,默默地思索着什么。

  “也就是说……”

  紫尘若突然开口:“你最初的时候,的确是没有修为,从头开始修炼的?那一缕不朽的魂魄也无法为你所用?”

  玉凌见到她凝重的神色,下意识答道:“是的,那一缕魂魄被道灵老祖封印在道瓶中,不如此的话,我其余的灵魂会被它同化,最终化道。而且一开始,道瓶还不在我身上,我是后来才在某个沼泽里得到它的。”ωωω.九九^九)xs(.co^m

  这一点已经没什么疑问了,白光就是他自己的一缕魂魄,不朽层次的魂魄,而不是属于道瓶的力量。

  因其不朽,所以可以囊括三大体系,也可以囊括五大灵族血脉,因为它们的本源都是不朽。

  只不过,白光的表现形态是魂力罢了。

  所以玉凌才会说,他三大体系同修的秘密无法共享,因为那是独属于他的东西。

  “可是这里就有一个问题。”紫尘若的神色更加严肃了,“我在书院见到你的时候,你虽身魂不合,但完全没有魂魄不稳的迹象,你如果了解过那些夺舍的秘法,就会发现……”

  她扫了眼玉清玄两人,见他们还算平静,方才继续说道:“最初的那十几天是非常关键的,如果你全无修为,无法为自己稳固魂魄,那一定是有其他人在帮你,否则你会直接魂消魄散,那时道灵老祖还在你身边吗?”

  “不在,最初的十几天,我身边只有……”玉凌说着,忽然愣住了。

  他突然明白了什么,一股寒意瞬间从脚底升起,弥漫了四肢百骸。

  “我知道了,的确……还是他。”玉凌缓缓呼出一口气,只觉指尖有些冰凉。

  他有些庆幸今天选择了摊牌,否则差点就遗漏了这至关重要的一点。

  “我……我只有一个问题。”

  北苒纠结了很久,终于弱弱地开口。

  她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玉凌之前问她,如果他不是她的哥哥,她会不会介意。

  其实除去一开始的震惊外,她今天的回答,也是一样的。

  只是,她担心自己的爹娘会有别的想法,所以有个问题,不得不由她来问。

  “你说。”玉凌回过了神。

  她小心翼翼地道:“我想知道,我原本的那位哥哥……是,是不在了吗?”

  没等玉凌回答,玉清玄便自嘲地苦笑一声:“所以十二岁那年,他就已经……终究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他。”

  玉凌的心底像是被针刺了一下:“不,我没有在幽冥河中找到他的魂魄,也许他已经转生,又也许……总之,战争结束后,我一定会想办法找回他的,这是……我欠你们的。”

  “不是的哥!”

  北苒抿了抿唇,眼眸里泛起了一片雾气,她忽然紧紧地抱住玉凌,声音有些哽咽:“我说过的,不管你是谁,你都是我的哥哥,我最熟悉,最亲近的人啊,我才不管那些呢!”

  “苒儿,别哭,我……”玉凌抱着她还没想好怎么安慰,便看到对面的玉清玄两人站起了身,绕过桌子走到了他的面前。

  玉凌不便起身,只能仰视着玉清玄的脸庞,发现他的目光比以往还要温和,像是……回到了那一天的太烨星渊。

  他的手,温柔地按在玉凌的头顶,语气和缓地说:“看来你在那个世界,也只是一个孩子啊,这就是一直以来,你顾虑的事情吗?”

  玉凌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他,张了张口,却不知如何回答。

  玉清玄接着道:“要说亏欠,也是我们亏欠,又怎么能怪你呢?倒是这些年来,看着你如此辛苦,我……我很愧疚。”

  “你也是我的孩子,是我最珍视的人。”玉清玄注视着玉凌的眼眸,一字一顿地道。

  云梦蝶也柔声道:“这就是我们给你的回答。”

  屋外的喧嚣还在继续,冰凉的废墟上,刺骨的寒风浩浩吹荡。

  而此刻的屋内,却如此温暖而安宁。

  玉凌眼中,那一盏盏淡黄的花灯,以及玉清玄两人的脸庞,忽而模糊了一瞬。

  “嗯。”随后,他慢慢地点了点头,终于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
  似是卸下了固化的面具,找回了遗失已久的情感。

  从此,不再是孑然一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