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9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女帝成神指南 > 第606章 你就不能哄哄他?

第606章 你就不能哄哄他?

 热门推荐:
  说话间,炎颜亲昵地将邵云心的手挽住,温和笑道:“今晚就陪陪我吧,我在这里头住着,许久没人陪我说话了,你放心,晚上洪歌不会来我这里。”

  邵云心仍犹豫不知该如何回复炎颜,就听后头站着的老头儿又开口了:“邵姑娘不用顾虑恁多。你今日留下,是应炎姑娘的邀请,便是随炎姑娘的客人,与姑娘跟我家少主人定亲那层关系是两码事。”

  “我刚才说了,炎姑娘是我家少主人专程请来的贵客,她的贵客自然也是我们的贵客,邵姑娘安心住下便是。”

  斧头这番话说的里外周全,同时将各中关系也捋的清清楚楚。

  其实就是明确告诉邵云心,安心住着没事儿,我们都听炎姑娘的,只要她不把你怎样,没人敢把你怎样。

  炎颜回头对斧头感激一笑。

  斧头对炎颜慈祥地轻轻点了下头。

  炎颜知道,这肯定是契无忌事先交代的,这个宅子里的所有人只听命契无忌一人,就算身为管家的斧头,也不敢自作主张留下邵云心。

  但是这番话,确实斧头自己的组织表达的。

  简直说得合情合理,滴水不漏,怪不得能当契无忌的大管家,交际方面绝对非一般的能力。

  邵云心自然也听懂了斧头的意思,感激地对着斧头浅浅一揖:“那就叨扰了。”

  说完随着炎颜和斧头进了契府。

  按照斧头的意思,今日天色已晚,邵云心就不用专门去拜访契无忌,她便径自跟着炎颜回了温泉小院。

  唤来几个下人替邵云心拾掇房间。

  趁着邵云心去她卧房归置的空挡,站在院子里老榕树下的斧头悄悄将一块留影壁塞给炎颜:“炎姑娘,你先看看这个。”

  炎颜诧异挑眉:“这是什么?”

  斧头隔着窗,看了一眼房中正跟下人说话的邵云心,悄悄撑起个小结界,才给炎颜解释。

  “今日炎姑娘同你商队的人出去瞧热闹。并没与少主人在一起,因此姑娘不知。这块留影壁是今日清晨轮回堂差人送来的,里头的内容姑娘一看便知。”999小说首发l https://www.999xs.com https://m.999xs.com

  炎颜手掌稍运灵力探入留影石,很快便将其中存录的内容读取完毕。

  看完留影石,炎颜猛地睁开眼,脱口怒道:“不可能!邵云心绝对不可能蓄意损坏轮回堂的重要宝物,更不可能私自潜逃!这绝对是轮回堂对她的污蔑!”

  邵云心这次回去的目的,只有炎颜一个人最清楚。

  她是为了拿八姨娘和苗景辰的证据。

  凭邵云心简单的心思和她的能力,能拿到那二位的证据就已经很不错了,根本不可能蓄意损坏什么贵重宝物。

  再者她在轮回堂长那么大都没损坏,好巧不巧的这次回去就损坏了?

  这件事绝对没玉璧里说的那么简单,要么跟八姨娘有关,要么跟轮回堂有关。

  就算邵云心当真把什么东西弄坏了,也一定跟谁脱不了干系!

  将留影石紧紧握在手掌心里,炎颜眉目染了冷色,沉声问:“这种留影石除了契府,钜燕堡内稍有头脸地位的府邸应该也收到了吧?”

  斧头恭敬垂首:“据我所知,函湘宫的几大家族全都有了,另外一些跟轮回堂有交情的宗门和商队也都收到了。”

  炎颜眉头紧锁,没吭声。

  斧头继续道:“邵姑娘算是幸运的,她今日一入城就直奔空府去寻你,寻访无果,她就随意找了个茶肆的雅间坐了一日,到晚间在这边投奔你。”

  “她若是会轮回堂本部,或者去寻访轮回堂以往那些故交门阀,现在恐怕早已被人送回她宗门去了。”

  炎颜叹了口气,对斧头抱拳:“刚才在门外,多亏你那一番话才消解了她心头迟疑,若非如此,她眼下在钜燕堡,简直是举步维艰。”

  斧头温和笑道:“说句实在话,少爷爱重炎姑娘,他是念着你的面子才肯收留邵姑娘。若非有炎姑娘你,少主亦不一定会顾念定亲之谊。”

  “炎姑娘你最清楚,我家少主人对与他定下亲事的这几个女孩子,实是半分情谊都没有。他全看你的颜面。”

  炎颜无奈一笑:“行吧,你家洪歌这份情我领了,明日我亲自去与他道谢就是。”

  斧头也笑了:“炎姑娘是聪明人,你知道我家少主人他爱听什么。你多说几句给他听听,哄他个开心,啥事儿都解决了。”

  炎颜摇头一笑,眼底尽是无奈。

  炎颜知道斧头这般点拨,自然是为她省事儿。可她自己的性格自己最了解。

  她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。

  叫她又萌又软去哄男人,不如干一场架来得爽快利落。

  炎颜向斧头拱手:“今日事多谢斧伯提醒,往后这段时日邵姑娘难免在府中叨扰,还需劳烦您多担待。”

  斧头摆手:“这多大的点子事儿,有炎姑娘你在,啥都好办多啦!”

  说完,斧头冲着炎颜俏皮地眨了眨眼。

  他老头儿满脸褶子,做着个动作就显得格外诙谐,炎颜忍不住笑起来。

  “时候不早了,邵姑娘的房间也拾掇的差不多了,我也该走啦。你们小姊妹慢慢说体己话去吧!”说完,斧头扭身就往圆门外走。

  炎颜赶紧递上留影石:“斧伯,这个您忘了。”

  斧头回头看了一眼,摆手:“这是我拓的,留给你了,你说给邵姑娘的时候也省得空口无凭。”

  炎颜目露感激,拱手再次道谢,目送斧头离开。

  回转身,就见邵云心已经站在庭院里,正安安静静地看过来。

  看见邵云心,炎颜愣了几秒。

  她总觉得这个女孩子这次回来,跟上次有点不一样了。

  好像性格变得稳重成熟了一些,还有些……寂寞?

  邵云心浅浅含笑:“刚才你跟斧伯说的话我都听见啦。”

  炎颜心头一震:“你……都听见啦?”

  邵云心轻轻点头:“多谢你的好意,不过我跟契府有婚约在身,我不方便在这里久待,所以,多谢你的美意,过了今晚,我就离开。”

  望着邵云心,炎颜的表情有点复杂。

  看来这姑娘还不知道,她已经哪都去不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