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9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传奇浪潮十八年 > 第七百七十六章:回程

第七百七十六章:回程

 热门推荐:
  十几个小时后,当飞机舱室内的广播声响起,窗外的平京一点点放大。

  苏清越觉得,自己的心已经飞回到家里了,他不仅想小苏童,更想辛苦了这段日子的阿眸。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当飞机落稳后,他第一时间给阿眸拨出电话。

  告诉她,自己已经下飞机了,大概还有两个小时到家。

  他说着话,又问:“童童呢?他干嘛呢?”

  “睡觉呢呗……”阿眸打了个哈气,说道:“我好不容易哄睡着了他,现在我也要午休一下,你赶紧挂了电话吧。”她说着,又跟了一句:“对了,月嫂请假了,今晚你值班啊?让我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苏清越立刻答应。

  两人说着话,他们往外走,东山在外面等着他们。

  众人很快上了车。

  又回到平京,看着窗外的风景,感到无比亲切。按照路线,他们决定先把欧阳送到。路上的时候,邱新军忽然打过来一个电话,苏清越接起来,笑着叫了一声邱总,说道:“我这刚下飞机,你电话就过来了。”

  电话那头邱新军笑起来说道:“我这么掐指一算啊,你也快回来了。”

  “什么事?说吧。”苏清越问。

  邱新军说道:“管宏建你认识吧?”

  “认识啊。”苏清越说,下意识猜到是什么事了。

  下一刻,邱新军说道:“他想投资小黑短租,条件开得很好。他说有时间了,听听你的建议,你看可以吗?”

  “那就这一两天吧。”苏清越说。

  他觉得,小黑短租不断扩容是一个很好的事。至于股东是不是管宏建无所谓,而且是管宏建更好,还有助于老邱后面的发展。因为管宏建毕竟在业界很知名,他投了,一定会有更多人进来。如果是这样,自己也正好套现一部分钱给欧阳发展,毕竟现阶段欧阳那里最重要。

  想着这些,挂了电话,很快车子到了欧阳家。

  后者下车前跟何莉莉又道:“明天还得麻烦您了,莉莉姐。”

  “放心吧。”何莉莉笑着回应。

  过了一会儿,东山又发动车子往回走。

  看着周围的建筑高速耸起,苏清越觉得,整个华夏的发展正在高速进行。简直可以说紧追直上了。他们在车里聊着天,苏清越的心已经飞回到阿眸,飞回到小苏童身前了。

  眼看着车子过了北四环,苏清越长出了一口气,恨不能现在就下车。

  这时,何家华却忽然打过来电话。

  苏清越想了想,没有接,决定还是先到家再说。直到进了家,刚开门阿眸便冲过来,说道:“苏清越,你知道吗?你家小苏童,现在谁抱他,他都要扭别人的脸,小手可有劲呢。”

  “你这是刚睡起来?”苏清越问。

  “对啊。”阿眸笑着说。

  “我去看看他,让他也拧我。”苏清越说着话,把行李都放下,想着往里走。

  阿眸及时拉住他道:“睡着觉呢。”

  “还挺能睡的,得有两三个小时了吧?”

  “能吃能睡的,比你走的时候,又大了一圈。”阿眸笑着给他比划。

  苏清越笑着看她,发现她又有点瘦了,有些心痛,说道:“你还是得多补补,多休息。”语罢,又摸摸她的脸颊,回身打开箱子:“给你和咱爸妈买了各种补品,还有咱家童童的玩具。”

  “以后你还是给童童买吧,我东西家里都堆满了,感觉现在外面的东西,国内都能买得到。”阿眸笑着说。

  阿眸母亲此时也插话道:“对,我也觉得是,以后别瞎买东西了。”手机\端 一秒記住《www.999xs.com》為您提\供精彩小說\閱讀

  “清越,今晚陪我喝点,你不在我都觉得没意思了。”阿眸父亲跟着说。

  他说着,阿眸母亲在旁边没好气地跟道:“喝喝喝,一天到晚就知道喝!”

  一家子人有说有笑地聊起天。

  过了一会儿,苏清越悄悄去卧室看了一眼小苏童,发现他睡得还沉,自己便悄悄退出来。

  扭身回了书房,给何家华把电话拨了出去,说道:“何老,你刚才打电话的时候,我正下飞机,手忙脚乱的。”

  “不用解释这个。”何家华在电话里笑起来,说道:“怎么样?这几天?”

  “还不错。”苏清越回,随口问道:“您有事?”

  “上市之前的一点小事,你看看你哪有时间,我来拜访你,咱们聊聊,如何?”何家华在电话里说着,态度又回到了之前的那种温和慈祥。

  隐隐觉得不太对劲,想想上一次张一春过来,就非常不一样,还有这次岳临岛的嘱咐。苏清越笑了一下,说道:“您回咱们悦道算是回家,还谈什么拜访啊?您就说什么事吧?”

  “等见面再说吧。”何家华语罢,问苏清越什么时候有时间。

  他们约定了下周三,后者才挂了电话。

  心里想着这马上悦道要上市了,他亲自来平京因为什么事呢?

  这个时候,卧室里传来小苏童咿咿呀呀的声音,苏清越瞬间忘了这些琐碎的事情,冲到卧室里,看阿眸已经把他抱起来。他赶忙接过小家伙,说道:“这几天你多休息,不行的话,我每天晚点去单位。”

  “算你有良心!”阿眸说着笑起来。

  这个时候,小苏童突然伸出小手,抓住苏清越的脸,咿咿呀呀笑起来。

  本来是有点疼,可看着儿子在笑,那一瞬苏清越也跟着笑起来,和阿眸说道:“你知道吗?我妈说,我小时候也这样。这个毛病一直到两岁多才改了。”

  “切,我可不希望儿子随你,那么凶巴巴的。”阿眸说,轻轻移开童童的手,哄着小苏童,开着玩笑说道:“这是爸爸,不能这么凶,知道吗?下次,见了爸爸,要亲,不要拧。”

  “拧一拧也可以的。”苏清越笑起来,和阿眸说道:“无论如何,我都要让咱们儿子成为最小的上市敲钟人。”

  他说着话,抱着小苏童不肯撒手。

  晚上休息之前,阿眸问他道:“欧阳那个平台快好了吗?”

  “快了,怎么了?”苏清越问。

  “最近有个传言,说你还投了一家平台,这两天何存西他们还问我呢。”阿眸说,“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斗牛呢,结果我问他,他却说叫什么燃风的。说人家老板说了,他们就是悦道的公司,四处说。”

  她如此说,苏清越瞬间一怔,跟道:“那不是我投的,应该是张一春。”

  “不是你?”

  “如果是我,你能不知道吗?”

  苏清越说着,忽然想起张一春,现在他隐隐琢磨出何家华要做什么了。

  还真像岳临岛说的:要警惕他的布局,时时刻刻地警惕。

  转念,他跟阿眸说道:“看来何家华是铁了心,想按着自己的布局来了。”